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往事并不如烟

尽大江东去,余情还绕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章诒和

作家、戏曲研究学者,著有《往事并不如烟》《伶人往事》《四手联弹》《刘氏女》等作品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《刘氏女》笔谈(一)  

2011-05-26 10:55:4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:

您以前一直写作历史性回忆性的散文,这次动笔写小说,序里说「很吃力,也很卖力」,请问你是第一次写小说吗?

从您转写小说的体验里,是什么地方让您觉得「吃力」呢,是关于小说这种文体么?

想问问您对自己这本小说满意吗?

您觉得这次写作与以往散文写作相比,是否能说出某些散文写作中难以说出的东西?对什么样的题材您才会选择以小说来写?

 

:

 《刘氏女》是我第一次正式写出的一部中篇小说。为什么说是「正式」呢?因为此前有过一次「非正式」写作,那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了。我在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上班,用业余时间写出的,六万字左右,题目叫《殉葬品》,女主人公是个女囚。写时,没打算发表;写后,一直放在抽屉里;写的理由则很简单——牢狱生活对我精神伤害太大,太深。监狱里蹲了十年,出狱后噩梦十载。白天奔波劳碌,夜晚被人追逐残害。梦中惊魂不定,醒后大汗淋漓,再多的安眠药也是无效。那时母亲健在,我不敢讲。她的心早已破碎。

怎样才可结束内心的恐怖?想来想来去,唯一的出口就是倾诉,倾诉的方式就是用笔写出来。写作,即成为精神释放,也是心理平复。我开列了十个女囚名单,打算以她们为原型,写十个故事,也就是十个中篇小说。至今她们可能活着,也可能自杀或老死。所以,我只能写成小说。我一直为此而准备,包括词语方面的。后来改变了写作方向,首先要以散文方式写父辈的故事。

意外发生了!《告密》、《卧底》两文「吹皱一池春水」,我被朋友击倒。无法想象那么正义且有知名度的人出来了。有的人打算通过过硬的关系,调出我的档案,看看章诒和是否也有告密行为。有的人开始写章伯钧的故事,说他从来就不是东西,无非马路政客、投机分子。有的请出香港知名人士,报告打到最高层。忧烦不尽,心乱如丝。我才知道自己面对的,是一个多么强大的实体;我也才懂得某些制度是不能碰的。鸡蛋碰石头,我连鸡蛋都够不上,是粉尘,一粒粉尘。

「芦花吹白上人头,镜里萧疏不奈秋。」已近垂暮之年,决定另择一路,于是打开抽屉,拿出了以前为写小说准备的所有材料和自己写下的许多片段。一下笔,便知转换文体之不易。散文很自由,而小说首先遇到的就是人称问题。散文不用设置人物关系,而小说人物关系的设置就至关重要。散文里,自己想说什么说什么,在小说里,主观情感不可投入过多。一切都不熟悉,一切均需从头学起。所以,我很吃力!由于认真,故又很卖力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257)| 评论(3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